草莓味浓糖.

陈立农,因为有你,未来可期

【橘农】我是你的

小橘和农农的小甜文。
欢迎来撩吖!

【1】

他与他自小便混在一起,在学校宿舍里,他们吃穿住行几乎都在一起。

那个看似懵懂的少年,其实心中如明镜,他知道自己的心,心中的那个人是谁。

世俗的眼光让他害怕,一直没敢告白,直到今天,那个人要离开了。

“林彦俊,我喜欢你!”

他的心中紧张极了,手心都涅出了汗……生怕他会答应,因为,那个告白的不是他-_-#

女孩羞红着脸,手中紧握着一张粉色信封,唉~情书耶~,陈立农心中忿忿的,一股带着酸涩的感觉在心底蔓延,他的两个腮帮子气的鼓鼓的,双眼‘阴狠’的盯着林彦俊:哼,你要是敢答应,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!

似是有感应般的,林彦俊眯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看向陈立农所藏的灌木丛,陈立农顿觉脚底冒寒气,但只是一眼,林彦俊便别开头,对女孩毫不留情的拒绝:“对不起,我不喜欢你。”

话落,林彦俊不去看女孩受伤的可怜表情,径直将陈立农拽了出来,扛在肩上走人。

【2】

陈立农有些懵了,哎呀呀,肿么回事?被发现了?!

陈立农挣扎着,想要从林彦俊臂弯下逃开,他的肩头磕的自己肚子痛。

林彦俊不为所动,噙着一抹邪笑,迂回回到宿舍,他特意在人多的地方转了几圈,陈立农气的双脸通红,他一定是故意的!害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。

“林彦俊!你过分了哈!”他随手拿起手边的东西砸向林彦俊。

林彦俊也不躲,任由那东西砸在自己额头上,那光滑洁白的额头上顿时染满了鲜血,红的可怕,林彦俊愣是一声没吭。

陈立农急了,一骨碌翻下床,心疼的跑向林彦俊,用纸巾帮他擦净鲜血,声音有些哽咽:“阿俊,对不起,农农不是故意的。”

林彦俊低着头,笑弯了眼,终于给了他教训了,虽然是自己受伤,但总算没白费,至少,他懂得心疼了。

在陈立农的一在要求下,林彦俊磨磨噌噌的去了医务室,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。

陈立农看着林彦俊额头上的白色纱布,愧疚感噌噌往上冒,端茶倒水全数是他做了。

林彦俊倒也是乐得享受,每天有人关心你,照顾你,那是多么美好的事呀,当初的伤果然没白受,早知道这样,刚开始就应该受伤!

停了几天课,每天见到农农的时间少的可怜,于是,林彦俊同学,决定在今天重返课堂。

来到教室时,班里气氛怪怪的,也没有看到那个平时乐呵呵的身影,林彦俊找到班里一个与陈立农玩的要好的许凯皓询问原因。

这一问才知道,原来陈立农被人挑衅,心高气盛的给那几人激了出去,不为别的,就因为那些人说了自己的坏话,这个傻农农……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喜欢。

【3】

他不在浪费时间,拉着许凯皓四处问询陈立农身处何地,终于在二十钟后,问到了陈立农的消息,不等他们松口气,又一消息传来,陈立农被救护车送进了市中心医院!

待他们急匆匆的赶来医院时,陈立农已经送去了手术室。林彦俊满眼腥红,手背上青筋暴起,他已经气到了极点,他不准任何人伤害农农!

面色如寒冰的他,口中话语更是嗜血无情,“冷,给我查出究竟是谁伤了陈立农!”

“是。”

林彦俊仅是对空气说了几句话,仔细看去,才发现他那精致的耳垂上嵌着一颗水蓝色星钻,那正是高科技远程通话系统,谁都不知道,这个仅仅小小少年还有另外一个身份:夜主,夜色的主宰。

许凯皓听的一愣一愣的,啥情况?难道品学兼优的男神大人是混黑社会的?不会是被陈立农带坏的吧?!嗯,一定是!可怜的陈立农被无端的安上了带坏男神的罪名。

在陈立农出了手术室,冷查阅的消息传来,“主子,是几个社会小混混伤了农少爷,他们在总部,要如何处治他们?”

林彦俊目光如水的看着沉睡中的陈立农,声音如冰冻三尺“让他们……生、不、如、死!”

“…是。”

【4】

冷的声音顿了顿,显然已经明白林彦俊那不比寻常的用意。

林彦俊并不在乎别人的想法,他只知道,只要守护好农农那便是一切。

过了几个小时,陈立农终于从沉睡中醒来,脸上满是伤痕的他,如一只流浪的小猫似的,可怜极了。

林彦俊被那双迷茫的水眸看的心都要软了,他心疼的抚着陈立农额前的碎发,声音低沉动听,如美酒甘泉,让陈立农欲罢不能,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。“农农,下次乖乖的,不要再让我担心了,答应我,好吗?”

他怕了,他真的怕了,他怕真的失去农农,如果没了农农,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

陈立农还在反复的咀嚼着这句话的含义,下一秒,便睁大了眼,林彦俊俯身将唇压下,一寸一寸的靠近陈立农那两片柔软的唇瓣,他,是要吻自己吗?

陈立农不敢置信,他,是喜欢自己吗?

毫无疑问的,林彦俊吻住了他,一寸一寸侵蚀着他柔嫩的口腔,林彦俊缠着他的舌,让他的与自己的共舞,一吻作罢,两人间拉着暧昧的银丝,陈立农双颊通红,不知是害羞,还是憋的,林彦俊也是微微喘息。

“农农,我爱你,很爱很爱……”

陈立农愣了,他说……他爱自己?他不介意自己是男生?

林彦俊似是知道他所想,再次吻住他,“农农,只要你不介意,便是全部。”

陈立农几乎脱口而出,“我当然不介意!”

林彦俊见他那慌张的样子,起了坏心,“农农,你什么时候盯上我的?”

陈立农俊脸一红,对上他那双充满深情的眸子,受了蛊惑般,“六年前。”

林彦俊一听,不禁爆了粗口,“我靠,农农,早知道你那么早看上我,应该六年前表白了,白白浪费了我六年青春!”

陈立农额头黑线,六年前懂爱吗?不过,如今与他在一起了,那便是幸福。

——END——

【all农】怕你哭(3)

【all农】怕你哭(2)

  昨晚。

  团综最后一期录完后,九人去吃了海底捞,小鬼贪嘴,要了不少啤酒。

  到最后几人都喝的微醺,唯一算得上清醒的便是林彦俊了。

  团综结束,也就意味着他们要各自分开工作了。

  他和王子异,小鬼,尤长靖明天还有工作,就直接回了酒店。而其他人则被助理送回了集体宿舍。

  陈立农靠在蔡徐坤的肩上,毛茸茸的软发蹭的他有些痒,身体发热。

  一旁的Justin不满的拉了拉陈立农的衬衫下摆,“农农,哥哥,我的肩膀给你靠!”

  陈立农一脸红晕的揉了揉他的脸,毫不犹豫的推开蔡徐坤,拱到了Justin的怀里,“昊昊乖啦!”

  蔡徐坤见状黑了脸。

  这时范丞丞也挤到了狭小的床上,“巨农,巨农,我也要抱!”
  
“哼,本仙子不高兴了!”说着,他一口亲在了陈立农的脸颊上。

  陈立农头晕目眩,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,又在干些什么,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热,急需降温。

  他拉扯着自己的衬衫,白皙的肩头若隐若现。

  其他四人见状,眼神一暗,顿觉清醒不少,同时身上的燥热更是清晰。

  “老大,我想要农农!”Justin舔了舔唇,伸手帮陈立农拽下一直挂在肩头的衬衫。

  陈立农得到放松,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。

  “如果不怕农农恨我们……”蔡徐坤目不转睛的看着陈立农。
  “农农一定会喜欢我们的!”朱正廷解开自己的扣子,含住了陈立农泛红的耳垂,热热的,滑滑的。

  “嗯~”陈立农舒服的嘤咛一声,四人顿时把持不住了。

  蔡徐坤一把扯下陈立农挂在胯上的裤子,修长白皙的大腿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。

  范丞丞趁蔡徐坤脱自己衣服的空,俯下身用嘴勾下了陈立农纯黑色的内裤,粉嫩的小东西微微抬头,可爱的紧。

  Justin用舌头划过他的唇、脖子、接着是胸膛,最后停在了他胸前的一颗朱红上,Justin轻轻咬住,用牙齿细细研磨,很快这颗朱红变得挺立起来,泛着水光。

【all农】怕你哭

  早晨的阳光照进屋中,巨大的床上躺着五个俊美妖孽的男子。
  
  其中一个少年浑身布满吻/痕,嘴唇被蹂躏的红肿不堪,头发凌乱,甚是狼狈。
  
  他的手指微动,食指上的银色指环泛着金属冷光。
  
  修长的身躯被其他四个少年紧紧搂着,他挣扎着醒来。
  
  一双眼睛仿佛布满星辰,吸纳整个宇宙,亦是流光溢彩。
  
  当他看清周围的景象,以及自己所处的环境时,少年的脑中一片空白。
  
  这是,怎么回事儿?
  
  在他挣扎的瞬间,几个少年都醒了过来。
  
  栗色头发的少年满眼温柔的看着他,想要抬手抚平他翘起的头发,口中说着,“农农,你醒啦。”
  
  “你们对我做了什么?”陈立农双眼空洞,目无焦距的看着对面雪白的墙壁。
  
  少年俊美的脸唰的一白,看向其他几个少年。
  
  “农农,你听我说。”头发微卷的少年按住陈立农的肩膀将他面向自己,“我们很爱你很爱你。”
  
  “蔡徐坤,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?!我是个男人!”
  
  “我们当然知道,你知道我们从偶像练习生开始就喜欢你了,农农。”蔡徐坤愣愣的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。
  
  “滚开滚开啊!”陈立农突然像发疯一样,将身边的抱枕砸向他。
  
  不顾自己身体的疼痛,手脚并用的推搡着床上的四个少年。
  
  “你们给我滚!”陈立农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光裸的修长身躯,蜷缩在床角。
  
  justin略带受伤的眼神看着他,“农农,我们昨天喝醉了,情不自禁……”
  
  “justin,农农现在需要冷静,我们先离开。”朱正廷一把拉住正要上前的justin。
  
  范丞丞默默的看了陈立农一眼,身侧的拳头始终没有放开,不要恨我们。